【國際工運與當代社會思潮】德國最低工資法通過下潛藏之危機

邱羽凡  ( 勞動視野工作室研究員、曾任德國金屬工會法律部與國際部實習員 ) 馬丁 克來默 ( 德國金屬工會經濟研究員、亦為德國左派黨成員 )

 

德國總工會( DGB )宣傳最低工資立法運動之看板,訴求為:「只付給我的爸爸時薪 4,81 歐元?真以你為恥!德國需要基本工資。」(圖片來源: 德國總工會最低工資網站

閱讀更多

【國際工運與當代社會思潮】聲援裕元鞋廠工人罷工行動

封鎖黑心企業、終結血汗品牌

勞動視野Logo

 

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將於612日至713日在巴西舉行,這想必又是歐美運動鞋品牌商大發利市的一年,卻是亞洲工人最苦難的一年。因為到今天(424日)為止,中國大陸東莞的裕元工人正在罷工,包括一線生產工人和各級管理人員在內,參與停工的職工已經達到5萬人。按17日東莞裕元香港辦事處劉姓董事向香港勞工團體說東莞裕元總數有48000多名員工,那就是東莞裕元全廠都在罷工了。18日,罷工潮更早已蔓延至集團在江西安福市的廠房。

閱讀更多

【國際工運與當代社會思潮】德國通用公司解僱歐洲工人,反抗何在?

 ──以波鴻歐寶汽車(Opel)為例

 

作者:沃爾夫剛紹柏克(Wolfgang Schaumberg

 

 

Solidaritätsveranstaltung für die Beschäftigten bei Opel

 

 

 

 

 

 

 

 

 

 

 

 

 

 

 

 

(照片為德國歐寶波鴻廠工人行動,標語為「我們留在波鴻」,引用自LabourNet網站)

 

 

       2001年至今通用公司GM——在歐洲以歐寶」Opel品牌著稱——其在歐洲的員工人數削減近半至4萬人左右2008年時少8000人。通用公司目前在中國擁有員工55千人。在相繼關閉葡萄牙和比利時的兩個工廠之後,通用公司在去年宣佈到2014年年底結束其在德國四家工廠之一的波鴻廠的生產並將出售面積達200個足球場大小的生產場地。歐寶波鴻廠在過去的數十年裡一直是通用公司在歐洲最大的生產基地,在1992年時還擁有一萬九千兩百名員工。一點一點地,員工被裁減至現在的三千五百人。

閱讀更多

【國際工運與當代社會思潮】妥協或是反抗?專訪德國工會左派邵柏克

 

aa    沃爾夫岡邵柏克先生 

 

沃爾夫岡邵柏克(Wolfgang Schaumberg)於1970年至2000年任職於德國歐寶汽車(Opel)波鴻廠,任倉儲工人,工作期間亦擔任歐寶汽車波鴻廠的員工代表會之員工代表長達25年之久,同時也是德國金屬工會的會員,在此期間,邵柏克為了維護工人權益,並反對工會官僚作風與妥協主義,與其他工人在廠內組織「永遠抵抗」(GOGGegenwehr ohne Grenzen)團體,以貫徹工人真正的利益為目標。邵柏克於2000年退休後仍積極參與工人運動,且仍為德國金屬工會的會員,台灣勞動視野工作室於201112月在德國波鴻專訪邵柏克,其暢談德工會、德國員工代表會與工人的關係,本文以下即根據訪談內容撰寫而成。

前言

  2012年開春以來,為了爭取調高薪資,德國工會的罷工行動已遍地開花,範圍擴及公共運輸業與其他公部門行業,例如幼稚園與垃圾清掃部門等等,不過,罷工「頻繁」是否就顯示德國工會力量強大?工會規模與基層工人力量是否等同?在台灣工會法上路,各業工人嘗試建立工會的同時,德國工會在其悠久的發展過程中顯示出了各種面相的衝突,此經由在德國工會運動中歷練30多年的工會行動者邵柏克先生闡述親身經驗與行動理念,可提供值得參考的多種想法。

德國雙軌制工人組織之一:產業工會

        德國的工人利益代表組織是由產業工會員工代表會(Betriebsrat)此雙軌機制建構而成。其中在台灣較為人熟知的是產業工會組織,這是工人為了自力救濟而自由組織的跨廠場團體,然而,德國與台灣在制度上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德國沒有工會法來規範工會,國家也沒有專門管理工會事務的主管機關,工會完全依照自治原則來運作,工會的會員(代表)大會是決定工會政策的最高權力機關,工會的章程也是由工會會員(代表)大會來訂立,例如工會的組織、工會會員資格、會費標準或是工會任務等,均由工會章程來決定,此外,德國法制度上也不存在強制入會的規範,工會能否召募到會員而繼續生存,這也取決於工會對於工人有無足夠的吸引力。

閱讀更多